博研教育

张勇画像:冷静与理性的“儒商”

文章出处:博研教育 人气:-发表时间:2018-09-11

640.jpg

来文来源于 美股宝贝 阿尔法工场


用一个周末作为铺垫之后,众人的将信将疑,在周一化作事实。


9月10日,正是教师节。自称最想做老师的马云,用公开信方式对外昭告,明年的今天,将是这位阿里巴巴(NYSE:BABA)创始人,卸任法律意义上公司最高职务——董事会主席的日子。继任者则是阿里现任CEO、花名“逍遥子”的张勇。


依照常理,创始人在年富力强之际去职,对于一家总市值超过420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来说,不可谓不震撼。


偏偏是马云。似乎大家已经习惯,按常理出牌决不是他的风格。又似乎大家都十分笃信,去职阿里的马云难道就不是阿里的马云了?总之,坊间议论纷纷,却没有人相信马云会撒手阿里不管。


张勇,这位阿里工号12000+的继任者,一年后即将接任001号员工的职务,却很可能在未来一个时期内仍会被视为“影子武士”——有马云这样一位丰碑式人物在前,即便大家都知道逍遥子能力过人,亦难免如此。


实际上,对于明年即将届满20周岁的阿里巴巴而言,这正是其当前最大的症结所在:一家商业帝国与一个人绑定得过于无间,巨大的光环效应将会是它最大的风险。


对此,深谋远虑如马云者如何不知?



从这一特定角度而言,马云主动从董事会主席职位走下,阿里股价或因部分投资者一时的动摇而迎来短暂疑惑,但就长期投资逻辑来说,看好张勇的皆不在少数。就像苹果在乔布斯的手中光芒万丈,但市值破万亿美元却是在库克任上才实现。


马云的“两把剑”


 

马云曾说,“公司不可能只靠几个创始人,更何况我深知从能力、精力和体力的角度,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担任公司的CEO和董事长工作,10年前我们就问自己这个问题。”

 

为了内部传承得以自然顺利,最近这10年间,马云磨了“两把剑”。一把是阿里巴巴的“履带战略”,一把是人才培养体系。有这两把剑护航,阿里巴巴被送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上。

 

这一过程中,我们已经看到,拿到先发优势的阿里巴巴,在其后的发展路径上,亦始终先于对手一步:


由B2B起家,然后创造淘宝网、天猫商城,再到蚂蚁金服、支付宝,而未来的成功将来自云计算、菜鸟网络等业务上。竞争对手只能跟在后面复制而无法超越。

 

在此背后,“履带战略”功不可没:即,通过内部业务板块生态周期的布局,利用涨潮期、高峰期、消退期,使得旗下业务轮流领跑。

 

按计划,600亿美元估值的蚂蚁金服领跑2017-2019年,阿里云接棒2019-2021,菜鸟则在2021年-2024年担任旗手。

 

至少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蚂蚁金服与阿里云谨在国内市场而言,尚未遇到对手。


再说到人才体系,就不得不说马云一手建立的“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

 


与“双重股权架构”以同股不同权的“超级投票权”的掌控力不同,阿里合伙人制度将投票权分散到更多的高管成员中。阿里的合伙人也已经从上市时的28位增加至如今的36位。

 

阿里通过这一制度,至少就当前而言,企业的创新力问题、领导人传承问题、未来担当力问题和文化传承问题均因此得以解决。

 

这一制度作为基石,也意味着,作为永久合伙人,即使马云不再担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仍对阿里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以上两把剑,一把用以攘外,一把用以安内。如此为阿里巴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之后,马云自然可以放心的交接管理运营大权了。

 

另外,关于“隐退”,马云当然也有着自己更深层次的考虑。

 

作为当今市值最高的中概股,马云与其所创立的阿里这一庞然大物,越来越像彼此的牢笼,互相限制。


从个体角度而言,将自己的一举一动和企业的利益联系的太紧密,这使得马云更像一个符号,而非一个独立的个人,使得更为血肉的一面难以落地。这就难怪他自己亦公开感慨:“马云是马云,我是我"。


同时,马云对于阿里巴巴的反作用力也不得令人时刻忌惮。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其所到之处、所行之事,均被视为焦点,并与阿里密切相系。用句俚语说,马云咳嗽一下,阿里可能就会感冒。对此, 隔壁刘强东先生日前的遭遇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如是,去职阿里,马云仍是阿里的马云,但彼此的桎梏却可以因此化解于无形。这么说来,也算是上上策。



张勇画像



为什么是张勇?在细化起其人其事之前,用一张图就可以简答这个问题。




张勇2015年接任阿里CEO至今的3年多时间里,阿里持续保持高歌猛进之势,公司市值亦一路飙升,不仅冠绝中概股,亦曾一度登顶亚洲第一市值公司。


在2018财年(截至每年3月31日),阿里巴巴实现营收2502.66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增58%,创下了上市以来最高增速。


数据之下,张勇的个人能力,显然是可以在内部服众的。加之本身CEO就是第一顺位,其接班马云可谓顺理成章。


加入阿里巴巴集团前,张勇于2005年至2007年期间,担任在线游戏开发和运营商盛大互动娱乐有限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在此之前,张勇于上海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审计和企业咨询部门资深经理。

 

如果说,极其少数的CFO 能够转型成为CEO 并且成功,那么张勇就是成功者中的一个。



CFO出身的张勇,不仅仅只会做财务和做账。作为阿里的CEO,张勇在阿里巴巴的关键几次战略转型时,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有投资人的评价是:冷静与理性。

 

首先,张勇帮助阿里巴巴打造了电商帝国。2009年3月,张勇接手了处于困境中的淘宝商城,以内部创业的姿态主导了天猫的崛起,并成功推出了象级商业盛事“双11”。

 

其次,张勇奠定了阿里巴巴从PC端向移动互联变迁的最重要基础。他重新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使手机淘宝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

 

再次,张勇推动力了阿里巴巴从电商公司向一个以大数据为驱动公司的彻底蜕变,并在如今的新零售潮流中,主导投资了苏宁、银泰,打造新零售标杆盒马,入股高鑫零售,收购饿了么,和星巴克等一系列国际品牌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张勇通过这一系列的动作,奠定了自己在阿里内部的历史地位。

 

另据笔者的圈内朋友介绍,熟悉张勇的人,都对他保有好感,并称其为“儒商”。


作为一家商业巨头的CEO,张勇始终继承保持着阿里的“初心”,即对小公司绝不低看一眼。


据其身边人透露,当年张勇在推动阿里云与中国移动的湖南项目时,想的就是怎么通过阿里这个平台帮助更多中小企业做生意。

 

得到帮助的中小企业感激张勇,愿意为阿里做供应商。到了后来,干脆把别的生意都砍了,不惜从将公司从北京搬到杭州,一心只做阿里的生意。

 

而据一位亲历者介绍,当初他的小企业赚了钱,遂习武进一步谋求和阿里的深度合作。恰逢当时阿里也在招募资金以及股权合伙人。于是张勇便将这家小企业引荐了盒马鲜生的创始人兼CEO侯毅,在湖南开店。

 

这便是张勇牵头打造新零售盒马鲜生的开始。这一切都透露着张勇显著的平台思维。

 

张勇的平台思维也不是与生俱来的。他曾坦言自己是十月围城的主人公。但也正是因为那次事件,让他认识到阿里做的不是一个生意,平台是有社会公共属性的。

 

面对错误能承担,能主动改变,张勇的行事风格也反映出了阿里文化中对于试错的宽容度。

 

显然,这样的张勇,既有开疆拓土的强硬,又有心怀合作伙伴的柔和,使得他在阿里内外同事与群众间建立起的威信,足够匹配马云继任者这一角色。



对阿里投资逻辑影响几何?



马云是个性鲜明的企业家,会打交道,与媒体关系融洽,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尤其英文好,在国际商业交往中, 谈起合作是分分钟的事儿。张勇不一定在这些方面有优势。


此为张勇作为继任者最为显性的弱势之处。


另外,在如今电商的下半场,阿里所面对的最主要国内竞争者,京东之外,腾讯系拼多多(NASDAQ:PDD)的崛起所造成的威胁似乎更大。


这一迫在眉睫的考验,是张勇需要继续证明自己的试炼场。


不过从中国互联网经济的整体生态角度来看,目前格局已经相对稳定。任何人想再造一个阿里很难,阿里决不会因为马云的去职而面临重构风险。

 

更重要的是,马云未来在阿里的战略影响力不太会下降。只不过随着张勇的就任,其一直主推的盒马鲜生,在阿里战略布局中的重要性可能会更加突出。

 

另外从具体战略而言,张勇是坚定不移的“五新”战略拥护者与执行者。基于过去数年的实践,我们不必担心他的战略定力与执行力。


张勇已经在过往不断向外界强化他的目标:阿里巴巴中期目标是到2020年GMV达1万亿美元,远景目标是到2036年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1000万盈利小企业、创造1亿就业机会。这就依赖未来的技术与阿里的商业结合,产生化学反应。


以上这几重显性的迹象,基本都在投资者的预期之内,所以谈不上有何特别之处,故而可以判断阿里的投资逻辑并不会因此改变。

 

毕竟我们深知,对于一家成功的企业而言,转移管理权力是必须的,永不辞任才是利空。成功企业家管理公司,除了依靠领导力之外,更要凭依文化和价值观的传承。

 

至于阿里的股价,一时的波动肯定在所难免。但长远来看,掌门人由创始人更迭为职业经理人,就形同加了一重防火墙,对于股价的稳定将是利好。


如果你发现自己要去了解基本面很困难,不妨关注我们提供给你的火箭研报小程序,帮助你提高对上市公司的精选和甄别。


此文关键词:博研教育 CEO总裁班 金融哲学董事长研修班 管理哲学班 史学班 金融投资班 后EMBA班 总裁培训 深圳总裁班 广州总裁班 佛山总裁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