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研教育

姚志东 :如何让垂暮老人的“夕阳”无限好?

文章出处:博研教育 人气:-发表时间:2017-07-26



姚志东:全球博研泛大健康医疗协会(商会) 执行会长、广州市佳达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广州长盾科技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广州银康老年人养护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广州金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博研·管理哲学班(第19期)执行班长




养老问题是古往今来人类社会一个永恒的课题。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不可能永远年轻,谁也不可能永生永存。轰轰烈烈的奋斗生活渐行渐远之后,“夕阳无限好”就成为了人们对“已近黄昏”的老年生活的美好憧憬。如何养老?如何发展养老医疗事业?姚志东在很多年前就在思索的一个问题,这也是他的情结所在。直到遇见了澳洲的“李嘉诚”——迈尔,一切水到渠成,前景豁然。




博研:您回国进入养老医疗与心理健康行业,迈尔对您有着怎样的影响?

姚志东:影响很大。迈尔是墨尔本大学精神协会主席,我认为他是澳洲的“李嘉诚”,他弟又是澳洲医疗管理集团的董事,都十分关注和重视老人痴呆和精神障碍方面的问题。中国人口十几亿,老年痴呆和精神障碍这方面的患者很多,特别是广东,广东是中国精神肇事最严重的地区。所以当我和他聊起中国的养老与心理健康行业问题的时候,他立即表示和我一起来推动这个事情,并发动澳洲政府、卫生部、商业部等领导都来支持中澳精神卫生方面的合作。墨尔本大学原本打算和北大合作一个精神专科医院,没有合作成功,不过我们跟广东省人民医院有个关于精神卫生的投资项目,在这基础上,墨尔本大学在此基础上介入,与广东人民医院达成了合作。墨尔本大学在全球精神医学方面做得是非常好的,尤其是神经影像学,他们可以把一个人提前30年的存在精神病及患病的可能性排查出来。而且他们有全球最大的大脑银行,捐赠资金以助脑部研究。

博研:您是原本学什么专业的?您对中国老龄化问题怎么看?

姚志东:我是学医药卫生的,接触精神卫生这个领域有十五年了。中国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05年就大概有2亿多的老年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患有老年痴呆,按照25%的人口比例,2亿多大约占了5千多万,这个数字是很严重的。但是现在没有很好的办法,只能消极地治疗,不能用药物去控制它,不过好在社会对老年人的关爱越来越重视。


斯蒂芬·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写道:“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途中,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养老是慈善中的慈善,将对促进家庭和谐,加强社会事业发展和建设和谐社会起到推动作用。为中国的老龄化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就是姚志东的时代使命,他立志打造出高端养老基地,让中国老人活得更有现代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在经过认真细致的市场调研,反复的专家分析、讨论、选址之后,姚志东的佳达集团终于在2014年11月与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健康产业基金管理委员会联合打造全国“爱心护理工程-连锁老年公寓”华南地区基地项目,这个事业投入超10亿。并在2015年3月与墨尔本大学、澳大利亚Healthscope集团签订合作协议拟在广州开发区科学城按照澳洲标准投资建设一家精神卫生及心理健康医疗项目,总病床位为1000张,首期为500张病床。该项目包括门诊和住院治疗及科研中心和临床教学培训功能。




博研:有人认为,中国养老产业的风口还没有真正到来,还要再等十年才可能会形成一个比较成熟的产业。您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姚志东:没有那么遥远。中国的养老产业已经走了十年了,一个产业的发展是有规划的。一般产业的发展都会走十年左右的路,不管是房地产还是家电、手机,都有一个逐渐的过程。但是养老确实难度比其他产业要高一点,最主要的原因是政策层面不够清晰,国家没把它的定位定清晰。李克强总理去年发布了养老产业化的一个思路,但现在正好处在改革转型时间,肯定会碰到很多的争议跟困难,现在改革的难度比30年前要更高一些,所以过程可能会更慢。即便如此我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个产业会非常清晰。前面我们已经走了十几年,现在已经有一大堆企业进入,这中间碰到一个良莠不齐的问题,有好的、有差的、有投机取巧的。但这是一个过程,国家政策一旦清晰,我认为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国企业家的智慧是非常优秀的,国外用几十年的时间,我们可能再用几年就能实现超越,甚至不用十年时间就超越日本的养老产业。当然,很多方面,从理念上、从标准上还不一定达得到,但是从硬件上、从产业的发展空间上会大大超越他们。同时,随着五十年代出生、老三届的这一批人的老龄化,他们都是独生子女,而且3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财富,这个时候的养老需求挡也挡不住,刚需起来了,所以事实上不会太久。



博研:您认为民间推动养老项目和政府来推动养老项目有何不同?

姚志东:政府是公益性的,不能有市场行为。政府要解决的是个人的养老问题,需要护理,政府一定会给个人一定的补贴,因为人需要一个平等的权益,所有老人都应该享受,不分穷人还是富人。养老永远首先是个社会问题,但是解决方式是可以通过产业去解决的。所以政府不要去投养老金,要下放,因为没效率,没利益关系,永远做不好。政府只要把政策到位就行,特别是人的政策。至于谁去做,有多少人做,有利的地方总会有人做的。我们交税给政府,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把这个市场规划好,让老百姓更多的享受,这是你的责任。


现在一边是扑面而来的老龄化浪潮,一边是供给不足的严峻现实。在此背景下,“健康中国”、医养融合等政策和概念密集发布,“银发经济”已被多数企业经营者看好,特别是中高端市场的巨大潜力。但是民资要想进入养老服务业实现可持续发展,道路艰难且长路漫漫,并不顺利。投身养老产业的民营养老机构,需要直面投入成本较高、收益回报较慢、护理难度较大、潜在风险较高等因素。因此,一些有志于此的个人或民企因高投入慢回报而对养老服务望而却步;一些已在路上的民营养老机构也因运营风险高、专业人才短缺等因素,处于生存艰难的境地,处境堪忧。


博研:目前,中国也有很多企业在试水进军养老服务业,但这个行业注定是一个短期难赢利、长期可看好的行业,结合中国现实,您认为目前影响养老产业发展的因素主要有哪些?

姚志东:主要是政策层面不清晰,还有社会不大接受,理解要有个过程。毕竟原来我们都居家养老,现在一下子都变成由社会来解决这种服务,如果没受过一定的教育的话,他接受不了,儿子怎么可以抛弃我?感觉到抛弃,是因为他看到的养老机构实在太差了,如果他住在一个宾馆里面,住在一个比他家里还要好的地方还叫抛弃吗?所以这些问题是随着产业的发展来解决的,而不是现在。我认为这个产业是正常的在逐步发展,只是这几年变慢了,因为政府这几年的推动力度也在变慢。一方面干预,一方面制约,这是矛盾造成的,而不是整个产业。产业的需求已经不用说。



博研:在您这份事业发展过程中,目前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哪里?

姚志东:现在中国养老有点早,但是整个国家的养老体系还没有形成,人力、资源、培训等等水平都不高,器械、运营机构也都很缺乏。而且现在养老和医疗保险还没有挂钩。


善弈者谋势,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这是中国人最原始、最朴素的幸福观,中国的老龄化催生相关服务产业的发展已是大势所趋,而姚志东的步伐早已迈出。如今,他考虑更多的是集团的长久、可持续性、规模化发展。接下来他要忙碌的事情既多且繁:广州银康老年人养护服务有限公司、广州银康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广州艾善坊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等等健康产业项目均将正式启动。蓄势良久,箭终离弦。不久的将来,一个完善的养老服务体系将呈现在世人面前。


未来,精彩已然可期。



此文关键词:DBA管理哲学班 HIS历史智慧企业传承班 CEO总裁班 FIN金融投资班 高端人脉资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