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研教育

吴晓波:下一个十年,一个变革的时代!

文章出处:博研教育 人气:-发表时间:2017-08-22


8月18日,博研教育携手吴晓波频道、企投会,在广州成功举办了名家论坛《下一个十年——从企业家到企投家》。上千名来自全国的企业家齐聚于此,与吴晓波老师一起站在未来看现在,读懂新时代,投资新未来!下一个十年,我们将不再恍惚忧虑!



以下为吴晓波老师演讲全文(有删减):


大家下午好!我非常感谢能够有机会应博研教育的邀请来到广州,和那么多朋友一起来谈一谈我对中国经济和产业的看法。我跟晓良院长认识十年了,今天这个题目是他起的,叫做《下一个十年》,这是一个“祸害人”的题目,因为你要祸害一个专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预测未来,而我们手上都没有水晶球。


我最近在家里待的时间多,因为在写《激荡三十年》以后的十年,2008年到今天中国的十年改革史。你要说下一个十年,首先要谈上一个十年,上一个十年最大的名词就是不确定性。十年前我认识晓良院长,那个时候他在中山大学管理学院EDP,是一个特别腼腆的老师,长得很像省委书记的秘书,十年后头发白得比我还快,还跑出来自己创业,这个事情十年前怎么能够想到。十年前我跟晓良院长认识的时候,我那时候刚刚写完《激荡三十年》,那时候我还不到40岁,我觉得我已经是一个中国很好的财经作家,我这辈子主要的工作就是写书,我是1996年开始写第一本书,那时候我对自己说我要每年写一本书,一本一本累积起来。我记得我女儿小的时候,我跟她说你爹这一辈子就干一件事,写书,一年写一本书,写到某一年就挂掉了,挂了以后会有墓碑,墓碑上写一句话,说这里躺着一个著作本身的人,就是每年一本书,写得差不多就挂掉了。这真的是我很久以来的理想,十年后我发觉自己都快成网红了,我也没想到去做自媒体,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的喧嚣、热闹,我也不知道我今天喜不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这是我十年发生的变化。



 

过去的10年:水大鱼大


 


如果要说到未来的十年,仍然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十年,所以我今天只能跟大家分享一些我对中国产业经济的看法,这些看法有些可能是对的,但有些可能是错的,就是跟广州企业家朋友、珠三角的朋友们做一些交流。要说下一个十年,我们还是要简单地看一看过去我们走过的这一段历程。我最近在写后面的十年,我有一个非常大的困扰,我写《激荡三十年》的时候,激荡两个字从2004年我发愿写这本书的时候,这两个名字就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那时候我在肯尼迪学院做访问学者的时候,我发觉美国人对中国经济根本不了解。到了2008年,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我们有机会用中国人的方式记录三十年的变革史,这三十年是怎样的三十年?它是一个从无到有的三十年,中国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我们的外汇储备才2亿美金,这个国家才2亿美金的外汇储备,这个国家没有一家私营企业,就是这么一个国家。但是经过三十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的人生、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城市发生了巨大变化,所以从0到1是一个激荡的三十年。


你们回想一下2008年到现在,这个十年用一个关键词,这个关键词是什么东西?我这本书已经写了2/3,我已经写到2015年,但是我到今天仍没有找到那个词。我前段时间碰到北大周老师,我问他:“周老师,过去十年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是什么?”周老师一边跟我在吃自助餐,两个人坐在角落里,一边跟我说:“水大鱼大”。周老师是农民出身的,在长白山打猎出身的,现在是中国最好的经济学教授。我觉得挺有道理,过去的十年真的是中国经济在激荡三十年以后出现很多不确定性和变化的十年,这个江域及其体量越来越大,大水里面的大鱼也变得越来越大。


这是我给大家提炼出来的数据,从这些数据来看,过去十年的中国经济是全球最好的,我们还是要为这个国家鼓掌。十年里面中国的经济总量增加了2.5倍,我们的人民币规模总量增加了3.26倍,说明经济增长的过程同时是一个货币泡沫化的过程。我们的外汇储备增加了1.5倍,我们的汽车销量增加了3倍。中国在1978年的时候我们的汽车产量,全中国加在一起的轿车11万辆,能够坐上轿车至少县委书记,县长都没资格坐轿车,全国2900个县,怎么摊也摊不到一个县长。到2009年的时候中国汽车产销量超过1365万辆。什么意思?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产销国,大家都知道在工业文明中汽车是所有行业的明珠,它相关到70多个行业,房地产相关到60多个行业,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产销国,到了去年,中国的汽车产销量2830万辆,去年美国的汽车产销量1370万辆,也就是说2009年到2016年美国的汽车产销量几乎没有增长,中国又翻了一番,满街都是车。



电子商务在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中的占比增长了13倍,马云刚刚公布了上半年的年报,你看到净利润率都恨得牙齿疼,48%,所以他成为全中国长得最好看的人了。在世界500强里面中国公司由33家增加到110家,跟美国大概差16家左右,我们的经济规模增加2.5倍,我们的世界500强规模增加了3倍。高铁里程数增长了183倍,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过去十年里面东南沿海优先发展战略结束了,在激荡三十年里面,中国经济发展基本上从沿海走,到福建人,到浙江人,到江苏人,到山东人,东南沿海优先发展战略随着刘志军老师把高铁全部铺完以后,东部开始崛起,去年全中国房价涨得最快的城市是合肥,去年全中国30岁以下年轻人进入最多的城市是武汉,去年全中国奢侈品品牌增加最多的城市是成都,去年全中国机场、高铁投资量最大的枢纽城市是郑州,中部地区随着高铁战略,我们的人流、产业在过去十年里面发生巨大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城市化率每年保持1%以上的增加,提高了12%,这就是过去十年中国的成绩单。


深圳的房价涨了4.7倍,我今天来了广州,我明天要坐飞机去深圳,每年我到深圳,大概2—3个房地产公司请我去讲课,明天还是一个房地产公司,我现在很后悔,我在深圳都没有买一套房子,我讲什么讲,扯房地产,扯完以后一个房子都没买,就不应该讲,就直接应该买。2011年,马化腾请我写《腾讯传》,这本书花了我5年时间,我写书的时候他600亿美金的市值,现在3000多亿美金的市值,我还写什么书,我买股票不就行了,我也没有想到它会涨成这样子,600多亿美金我觉得已经很贵了。


Copy to China,中国一直被认为是商业模式的抄袭者,我写《腾讯传》的时候明显感觉到2009年以后,全世界的互联网应用技术和应用商业模式,中国成为了主力战场,就是2009年以后在互联网领域里面,中国就已经告别抄袭这件事情,中国现在不仅仅是互联网,中国的摩天大楼的建设,中国的高铁技术,中国的很多技术已经需要Copy from China,中国已经变成技术和商业模式能够输出的国家,这是在2008年难以想象的事情。



今天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在积极的拥抱全球化,就是我们国家,一带一路,成立亚投行。除了中国之外,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美国都是反全球化。过去十年第一件事情,全球化停滞,导致所有中国的外向型企业进入到寒冬期,而且到今天看不到寒冬的尽头,冬天过去春天一定会来,但是什么时候来?不知道,这就很麻烦。


传统产业大规模洗牌,什么叫天崩地裂?人碰到一个危机不要紧,一个危机我们可以去解决它,害怕的是两个危机同时发生,一个危机加另外一个危机不等于两个危机,等于3—4个危机。过去十年发生最大的危机,第一,我们的成本优势都丧失掉了,今天有没有在广州边上开服装连锁店的,开百货店的,过去十年里面你们雇的服务员的年均工资增长13%。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我们现在很难偷漏税,我们现在很讨厌这件事情,我们也不能任意的破坏环境。中国制造的四大成本优势,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税收成本、环境破坏成本的优势都已经丧失掉了,更糟糕的是当成本优势没有的时候,两个马老师像幽灵一样的出现了,把我们跟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彻底切断。


我昨天去见张瑞敏,我上一次见他是2005年8月份,为什么去见他?4月份我跟他到国务院参加经济型座谈会,这边坐的丁磊,这边坐的张瑞敏,张瑞敏跟总理汇报,创业30多年变成全球最大的白色家电企业,中国最大的家电企业靠什么?靠两个东西,第一,8万个员工;第二,20万家专卖店。他向总理汇报的时候,过去两年里面我裁员2.6万人,他昨天跟我说2.6万人中有1万个中层干部,当年最担心什么?最担心上街游行,还好山东人民很忠诚,儒家文化很重要,没有人上街游行。20万家专卖店基本上变成“马奇诺防线”。我昨天问他,过去的十年大家对海尔改革有很多争议,你怎么看这个事?他跟我讲了两句话,第一话“我们已经不是电器企业,我们是一家生产电器的服务企业。”这句话他在十年前一定讲不出来,第二句话“你看我过去十年好像跌跌撞撞的,但是我在干一件什么事?我在干一件全世界制造业没有人敢干的事,把海尔的围墙拆掉了,把整个公司化变成小微组平台组的创客,彻底给结构掉了。”过去十年里面,海尔年均的销售额只增加了6%,但是海尔年均的利润增加了30%,到现在还在进行大规模的改革。所以成本优势加上互联网电商的冲击,使得传统制造业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不协调,成本变得越来越高,所以我们看到在广东地区、浙江地区、沿海地区大规模的制造业和服务业企业的倒闭浪潮,这个浪潮到今天还没有结束,未来几年仍然会有大规模的倒闭。



我们看到中产阶层开始崛起,这也是十年前很难想象的事情,十年前中国叫做屌丝经济,卖东西就四个字“价廉物美”,中国的消费者认为能用最便宜的价格买到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相信这句话的人基本上都是笨蛋,只有买错的,没有卖错的。但是这句话对中国所有做企业的人都是诅咒,说明这个国家的这些消费者没有人愿意为你的科技进步、你的烟花买单,你要搞科技投入,你要花钱,他不会为这个钱买单,他只为便宜买单,是不是一个诅咒,你不要去研究它。比如你比我便宜两块就走掉了,这件事在今天的中国也不成立,今天的中国愿意为一些好的产品买单。我带的这块表全球排在第五位,叫做宝珀表,原来这个老板在中国卖这个表卖了十几年,我问他以前到你这里买表的是谁?煤老板、造船的,现在造船的几乎不见了,煤老板最近活过来了。男人很可怜,女人可以不断的买鞋子、衣服犒劳自己,男人平时没时间,过年到了犒劳一下自己就买一只表,跑进来就问哪只表最贵。现在买表的人年龄比十年前大概年轻15—20岁,80后成为买表的主力,不仅是手表,奥迪算中国的中高端汽车,2016年中国奥迪车的销售中56%是80后,43%是女生。80后买表、买车,你觉得和煤老板、造船的一样吗?不一样,你很难骗他们,同志们都是大学毕业生,有的还是留学回来的,虽然天天在外面打游戏,他们回来也是一个硕士生。他们对产品本身有理解,什么叫两地时,什么叫三问,什么叫卡罗素,汽车的动力是三缸还是四缸,方向盘的操作性能……我太太买车只关心一件事,这辆汽车漂不漂亮,我女儿买车就不这样了,而且她不买跟旁边同学一样的车,她开始有个性,有身份。这帮人就是中国的中产阶级,理性的中产阶级开始崛起,所有物美价廉产品的供给商在今天的日子已经很难过了,中产阶层开始大规模的崛起。


 

上半场:政治端、供给端、需求端、

金融端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


 


晓良老师让我讲下一个十年的时候,我就在下面想,我如果今年七八十岁,我到广州跟大家讲下一个十年,我给大家提一个建议,如果今年七八十岁,十年前有一个七十多岁的人给大家提建议说,美国有很多对冲基金有没有?都是扯淡。未来十年你要跟美国经济发展相关,买什么东西?人老了就喜欢确定性,所以只要买一个东西,标准普尔500指数,就是美国最好的500家公司的平均市值表现,你一直买它就可以了。人家说扯淡,美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买那个东西怎么行。打50万美金的赌,我买标准普尔500指数,你去买北美最好的5家对冲基金,加在一起平均市值。那个老头叫巴菲特,十年过去了,标准普尔指数涨了7.2%,北美最好的5家对冲基金指数涨了2.2%。如果你年纪够大的话就去买标准普尔指数就可以了,然后我们这个课程就不用再开了。但问题是我们都很年轻,我们都还有雄心,中国的市场又跟美国不一样,美国绝大部分的城市跟农村一样,除了极少数像洛杉矶、旧金山、纽约、波士顿之外,绝大部分都跟农村一样的地方。中国都是创业者,如果我们不接受巴菲特说的去买标准普尔500指数,我们应该干一些别的事,我们希望我们的财富未来十年的年增长超过7.2%,7.2%意味着十年翻一番。过去十年如果你的财富年均增长7.2%,你可能都没有机会坐在这里,因为去年经济总量增加2倍,货币增加了百分之三点几,你没有跑赢通货膨胀,没有跑赢人民币,你还得努力,还得加把劲。



过去十年还发生一个特别大的变化,这也是很多60后、70后朋友觉得陌生的地方,在过去的十年中国的经济改革进入下半场时间。我最近在写书,我就在想上半场、下半场踢足球,问题在哪里?第一个问题,上半场开始时间是什么时候?1978年12月24日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26号圣诞节的时候全会闭幕,你说上半场结束,在哪里结束的?你得告诉我,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上半场我们踢的是足球,下半场咱们打的是篮球,还是排球?游戏规则会发生变化,这是我最近写书的一件事情,时间在哪里,游戏规则有没有发生变化?我告诉大家游戏规则发生巨大的变化,时间在2013年,2013年发生一些非常大的事,中国改革开放的下半场已经开始5年,球已经踢了快5年了还搞不清楚状况。为什么?2013年在政治端、供给端、需求端和金融端同时发生前所未见的变化。


政治端,我们进入到习大大时代,糖尿病没有了,甘油三酯降低了,廉政建设。


供给端,供给端改革开始,我是1990年工作的,1998年以后很多企业家问我一个问题,什么叫转型升级?因为提出转型升级以后,中国产业有没有转型升级?我们没有转型升级,我们靠把这个墙打掉,我们靠把我们的成本优势,由国内的能力转化为全球化的能力所形成的规模优势,中国经济长期以来是外延式发展的过程,我们没有转型升级。但是2013年以后,转型升级变成非常真实的命题。转型是重新定义每一个产品,升级是面向中产阶级消费做服务,今天我已经能够很清晰的告诉大家什么叫转型,什么叫升级,但是在2008年我就讲不清楚。


需求端,供给端所有的改革都是被需求端所推动,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东西没有人买单,当这些买单的人崛起以后,供给端会发生变革。供给端在2013年以后发生什么变化?发生两个变化,第一个变化,本土小众品牌大规模崛起。今天中国的消费品牌、文创品牌、快销品牌在未来会出现无数多的中国品牌。第二个景象,这些新型品牌的主力创业人群是谁?不再是60后、70后,而是我们很难理解的90后,95后,但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归根到底是那帮孙子的,没有办法,他们是审美的把握者,未来年轻品牌的创新、创业真的要拜托他们。


金融端,发生了变化,2012年8月份到2013年8月份,一行三会密集性的出台20多个文件,涉及到银行。在2013年之前,中国的金融行业由银行管控,2013年以后开始由证券行业管控。金融是身体里的血脉,当这些变化发生以后,导致最大的变化是我们每一个人和货币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我们每一个企业和货币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货币和产品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证券的杠杆效应发生变化。



 

下半场:理性比勇气更重要,

知识比经验更重要!


 


今天行业的边界被打穿,实体经济和金融界的边界被打穿掉了,金融行业开始大规模经营,资本对实体经济的反扑作用和财富的杠杆效应大规模的增加,这个场景非常陌生。所以在过去十年我们终于进入改革开放的下半场,在下半场的时期,有没有出现一些新的特征?有这几点:


第一,一切的资产都可能被证券化,甚至一切的消费都可能被证券化,一个企业也可以被证券化。我现在跟企业家讲课交流,尽快把自己的企业证券化,证券化有一个坏处?你不能再偷漏税,你的税务成本肯定会提高,或者阳光化。好处在哪里?你终于把一个东西由产品变成商品,当企业一旦变成商品以后,变成可以被交易的东西以后,它的流动性就会大规模的增加。


与创业有关的投资极度活跃,今天的中国,如果你在做跟创业没有关系的工作,我建议你去学习巴菲特,就是买一个可确定性的指数或者基金。创业是什么东西?创业是100个人闯进去,会死掉97个,18个月之内,97%的失败率。为什么要去干?为国解忧,我们国家每年800万的大学毕业生,一点几的城市化率,1500万以上的农民工变成城市人,总理可不可怜,总理每天早上眼睛睁开,有2300万人要就业,相当于整个台湾省的人口,有那么多就业机会吗?没有,怎么办?双创。


投资的杠杆效应将加剧财富的重新分配,财富阶层分化严重出现圈层化特征。如果你问我未来十年最担心的是什么?我一点不担心在座的各位,发展在未来的十年不是中国的主要命题,作为中国治理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贫富悬殊,货币的杠杆效应不断加大以后,掌握财富的都是这个国家10%的人。所以未来的财富悬殊会越来越大,作为企业家怎么办?把自己的企业干好,善待员工,合法纳税,保护好我们周边的社会环境,在满足完成这些事情以后,做一些有利于社会的慈善事情、公益性事情,企业家是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



 

下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


 


下一个十年,我认为有一些事情一定会发生,第一件事情,中国的经济总量无限地逼近美国,我们如果保持六点几的发展,我们大概十多年的时间经济可以翻一番,美国现在是1.7到2.6,所以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发生黑天鹅性的倒塌性的事件概率非常低。


第二,中国的城市化人口将达到9.4亿,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超大型中心城市房价还要涨,因为人口还在大规模城市化聚集。


第三,中国的老龄化人口超过30%,今天中国只有一座城市老龄化人口超过30%,那就是上海,到了十年后,中国的老龄化超过30%。中国的60后、70后这一波人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群体,这非常可怕。


今天4月份库斯·威尔在美国发表了一次演讲,他认为根据现在人工智能和计算机发展的速度,大概会在2029年,2029年很近了,就是未来十年的事情,计算机的智力超过人脑,意味着所有跟标准有关的知识和知识供应者都会被替代。所以李开复老师说80%的人十年后会失业。


生物革命在十年内也可能会发生,我最近看了很多生物医疗公司,十年之内癌症被克服应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所以这十年之内我们只要干一件事,十年之内别的东西都可以坏,有两个东西不能坏,第一,良心不能坏;第二,脑子不能坏,脑子坏了就真的没办法了。我曾经问过脑科学家,脑子不坏有什么办法?有几个办法,多谈恋爱,多打麻将,多旅游,多上课,要把它激活,跟外部世界有交流,天天看手机、天天玩网游这不是一个事,脑子迟早会坏掉。


万物互联的时代即将到来,石油时代要终结了,新的能源、潮汐发电、核发电等等。你别看中东的那些人很厉害,天天坐着私人飞机,20年后你看那地,不好好理财的话,继续坐着骆驼到处跑,石油时代要结束了。


创业革命,虽然嘲笑了很多80后、90后,归根到底世界还是他们的。我们是改革开放上半场的创造者,在过去三十多年里我们改变了这个国家,同时我们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我们这一代人的人生是最丰富的。但上半场和下半场有一个事情区别很大,上半场靠什么?两个东西,第一靠勇气,第二靠经验。中国很多40后、50后、60后之前出生的企业家不相信知识,因为在他们的财富增长过程中知识并没有带来改变他们的东西,他们就靠勇气、经验,但是下半场很麻烦,出现理性消费者,勇气要不要?还是要,但是理性比勇气更重要,知识比经验更重要,所以下半场真的是学习的过程,而且下半场的学习是智力和知识互相冲撞的过程。



 

企投家是下一个十年的

身份认证和生存方式


 


为什么加入这个组织?因为企投家这个概念是我跟崔洪波老师一起研究提出来的,我们认为这个未来将是企业家中的新的物种,而且是上半场的一些成功者的一种生存方式和身份方式,中间会发生什么变化?


第一,我们要建立一点新的认知体系,产融商业主义就变成我们对金融本身重新认识,中国广东、浙江这一代有很多企业家特别老实、实诚。


第二,我们一直信奉一件事,我就干一件事,做菜刀行不行,做印染,做袜子等等,要不要做?我们仍然要认真地做菜刀、袜子,中国人必须做出全世界最好的菜刀和袜子,而且比德国的还便宜一半,这件事情一定要干。另外,我在做菜刀、袜子的时候,我有没有把我这家公司变成可交易的产品,我把未来十年、二十年的收益先取回来,我能不能够得到资本的支持,我能不能够上市,我能不能够通过并购或者被并购的方式让我的菜刀、袜子做得更好、更大,这就进入产融商业主义时代,很多金融延伸工具对我们都很陌生。


企投会第一期招了300个人,其中有一条杠子,每年可投资的资金是500万,今年二期提高到1000万,你这一部分钱要去投资,投资就是参与创业,你把你上半场获得的财富通过杠杆和风险的方式在我们的子弟身上重新拿回来,我成为你的天使投资人。所以这里面需要建立一套新的学习的认知体系,做与创业有关的事。我还是始终相信能够让60后、70后保持年轻心态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跟年轻人在一起。


第三,百年规划,我是做企业研究的,我很客观地告诉大家,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百年企业,太难了,一个企业家要做成百年企业都在骗自己,百年以后即便这个企业还存在,它也是另外一件事情,百年企业唯一可能存在的事情是什么?是一种生存模式,做乌龟不动,我开一个火锅店,永远不开连锁店,永远不扩张,把火锅做得非常好吃,一百年以后只要还是火锅,它肯定还在。



审美价值观,文化素养,未来在我们这一代人越来越重要,所以财富和审美形成一个坐标系,而我们每一个分布在每一个点上,我们希望企投会里面看到的是那些即尊重财富又尊重自己、尊重知识的那一部分人,正向的、健康的、理性的、建设性的那一部分人我们能够聚在一起。


现在已经集结300个企业家,60后加70后有65%,董事长加总裁有71%,这说明什么?第一,大部分都是上半场的成功者;第二,大部分还在经营企业,进入这个社群的人并不是风险投资人,但是大部分还在一线做企业。所以我认为企投家是你仍然在好好经营一家企业,你需要了解企业端的证券化,以及财富的增值。资产和资本这两个知识的人大家来到一起。


三个关键词:产融结合、专业主义、角色重构。我们非常希望在未来的下半场时间,未来的十年时间,我们能够通过企投会这个平台把大家聚集起来,通过信念的方式、知识的方式把大家聚集起来,帮助大家来重构社会角色。


学习、抱团和机会,这是要干的三件重要的事情,第一,很多投资知识的学习;第二,同学与老师之间抱团式的学习;第三,那么多企投会的同学在一起,里面一定会有很多合作、并购、交融的机会。



我还是跟大家谈了一个非常不确定性的时代,一个变革的时代,这句话是汤因比讲的,今天送给大家。他在历史研究中研究了人类历史上的23个文明,后来发觉20多个不见了,只有两个还存在,一个叫做中华文明,一个叫做印度文明,印度文明已经实现政治体制改革,印度文明已经一大半不见了,中华文明一直保持到今天。他在文明研究中提到过很严肃的问题,他说哪些人能够继续跑下去,哪个民族能够继续跑下去,当一个时代发生变革的时候,像我们今天讲的从上半场到下半场的时候,可能大部分会被时代甩出去,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继续与时俱进,这些人是谁?我昨天去见张瑞敏,1945年出生的,1982年创业,他在吃饭的时候跟我说,你在《激荡三十年》里面写过一章,1984,我的标题叫做企业元年,84年那些人有几个还在?联想还在,海尔还在,万科还在,像科隆、南德大部分已经不见了,只有极少数人在,即便活下来,今天的海尔、联想、万科和1984年的企业也已经面目全非,它一定是一个与时俱进,不断自我迭代,不断自我革命的过程,而且这部分人是极少数人。汤因比说:“对一次挑战做出了成功应战的创造性的少数人,必须经过一种精神上的重生,方能使自己有资格应对下一次、再下一次的挑战!”非常希望跟各位同学一起面向未来的十年,我们一起应对下一次和再下一次的挑战,谢谢大家! 


 

Q&A


 


嘉宾:老师,您好!我是您忠实的粉丝,我想问的就是,我看您也有提灰犀牛这个概念,我觉得房地产的泡沫应该不算是最大灰犀牛,最大的灰犀牛应该是人口的老龄化,就是出生率的下降,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吴晓波:我前面讲了十年后中国老年化率会达到30%,但是对中国的产业经济并不会造成致命性的变化,为什么?因为所谓的人口拐点和老年化的理论都是建立在工业文明秩序下的,你觉得一个人到60岁的时候已经变成废人了,已经对这个社会没有任何贡献,所以他就变成社会的负担。你觉得我到60岁的时候会变成负担吗?我前面讲了,十年后当60后、70后他们进入60岁以后,他们是全球最大规模的高净值的一部分人群,他们会成为中国产业经济转型在需求端最大的一部分红利,为什么这两年养老业拼命地起来,为什么医院投资那么大,为什么企业家教育那么多?就是因为这一部分人随着他完成财富积累以后,他对自我生命的丰裕的部分产生了巨大的需求。



嘉宾:我的问题就是我们做企业家的时候,他需要用企业家的精神才能专注于实业,我们如果做投资的话,比如我的公司如果上市以后,会不会对公司的实业产生影响,如果上市有钱之后,或者成为富翁之后,我的实业就推不动了,或者没有这种动力,经不住华尔街的诱惑,把实业给荒废掉了,会不会存在这种情况?


吴晓波:你只会希望自己把企业做得更好。诱惑一定会有,我们的人生就是一个跟诱惑不断抵抗的过程,所以上市以后并不意味着战争的结束,而是意味着新的战争的开始,你有一家非公众公司变成一家公众公司,你需要对你的监管单位、监管当局在规则上面负责任,你需要对机构投资人的财富增长负责任,你每一年都要做报表,所以你的企业经营会进入另外一个层面,你不用担心你有钱会变坏。如果你对你的抵抗诱惑的能力没有信心,我建议你干一件事,你回到家里,把你刚才问我的问题录下来,录到音频里面,每天放给自己听三遍。我当年问过吴老师,我有钱会不会变坏?不会变坏,每天问三遍。


嘉宾:我本身也是一个投资人,主要是做股权投资,做股权投资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投一些小的企业,前期的时候会有风险的因素在,尤其前期面临的风险还是比较大,后期的投资就会面临估值偏高的问题,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抢一些项目,当然凭借您自己专业的知识,您可以给被投企业带来诸多的眼球,但是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对投资的范围或者阶段有没有要求?


吴晓波:我们是投早期,主要投两个板块,第一是投文化产业,第二是投消费升级,主要投这两个领域,看的面非常窄。



嘉宾:您从业那么长时间,你的关注点更多的是在企业发展历史,您刚刚也提到您投的板块更多的是文创类,因为在广东有很多优秀的实体企业,您刚才提到您对广东的企业家也是非常喜爱,您觉得在实业跟文化传媒的结合当中会有您投资的领域在吗?


吴晓波:这就好像我喜欢一个女孩子,不一定跟她谈恋爱、结婚,我很喜欢制造业,我特别喜欢看工厂,但是我的基金投在文化和消费升级,所以还是两回事。但是现在你会看到一个景象,制造和服务之间的边界正在被打穿,我们现在看到很多跟消费升级有关的公司和项目,他都会有一些生产线、工厂,或者反向有一些生产线、工厂。比如有两家公司,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不过我们最后没有投,一个叫花家,一个叫花点时间,就是给你办公室配送鲜花的,一个月付90块钱、70块钱,以前就是鲜花配送的公司,他到我们这里来融资的时候估值6个亿,10%的股份,6000万拿来干嘛?到云南去买花田,他要控制生产基地,他已经由一个互联网的公司变成一个农业种植,他直接去买花田,这就会彻底打穿。原来是我有一个花田以后,我把玫瑰花种出来,然后到各地去做配送、去卖,他是先有用户,我有几百万用户以后,我反向对产业链进行整合,这样供应链的整合会变得越来越大。所以未来谁拥有用户和用户数据,谁会拥有未来,我认为未来的改造是需求端对供给侧的改造是决定性的,而不是供给侧对需求端的改造是决定性的。








此文关键词:DBA管理哲学班 HIS历史智慧企业传承班 CEO总裁班 FIN金融投资班 高端人脉资源

返回顶部